Echoes

基本没什么节操

【叶黄】《黄少天》(一-二)

M大写了叶黄TAT狂喜乱舞.gif

M导的双花不开花:

大概快2年前,我开始萌双花的时候,萌叶黄的基友桃子老师就锲而不舍的发动了感情攻势:希望我给她写一篇叶黄。一开始我当然是拒绝的啦,毕竟双花还写不完呢。


但是呢,时间如流水过去了2年了,每每见到或者与桃子老师聊天,她依然会在许多对话的结尾加上一句:你欠我的叶黄呢,叶黄呢叶黄呢叶黄呢……


这句话伴着岁月成为了永恒不散的回声,逐渐的,我也接受了:我好像应该给桃子写一篇叶黄的设定。于是每次敷衍她说:会写的,马上写,回头就写,等我写完了啥啥,淘宝完了就写。


然后2年过去了,我当然并没有写,可她也并没有忘。她在昨天吃小龙虾时候再一次严肃的重复了这句话,于是回到家我很汉子的打开了WORD,要知道,我已经好久没打开WORD了,写了一点叶黄。


这件事让我深深明白: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

下面这篇没写完的叶黄,送给桃子老师,以及所有的喻黄基友,我拒绝你们跟我绝交的请求,请轻轻飘过,装作一切没有发生。




【叶黄】《黄少天》


 


一、


“哈罗哈罗,你好啊,来吧,输入下你的目的地,我竭诚为您服务,竭诚为您筹划线路,只需两块五毛钱定制线路,两块五毛钱你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买的只是一颗诚心诚意的心,一个美好完整的旅程,以及一个……”


 


叶修“啪”的一声拍在车上,关掉了这个声音。


 


“这什么玩意!”


 


“GPS啊。新产品,特别买给你的。”苏沐橙一脸的理直气壮。


 


叶修一般不质问苏沐橙,自己这个小妹挺乖巧的,但今天这事儿他百思不得其解,导致反应有点缓慢:“GPS?”他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。


 


“对。”苏沐橙掏出遥控,开始调整,“我前几天在苹果升级店订的,你跑长途这么久了,也该订个合拍的GPS了,这是苹果新出的仿真性GPS,带一定人工智能的,除了指导路线以外,有一些人格设定和聊天功能,你走山路那段时候,可以跟他聊天……”


 


叶修望着苏沐橙,他酝酿了几秒,才说:“我说……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安排我跟GPS聊天?”


 


苏沐橙笑起来,“怕你寂寞嘛。”


 


“谢谢,我不寂寞。”


 


“这个可是新款哦,你既然这么宅,不喜欢和姑娘聊天,那跟人工智能聊聊也好。”


 


“好吧。”叶修说,他看了眼苏沐橙,妹子现在在高科技IT部门工作,虽说科技真的在改变生活,但是叶修是老派人,尽管他不想和趋势争辩,可偶尔的也会冒出一点怀疑,他说:“哎!和人工智能聊天,有点可悲啊。”


 


“老土。有种找个女朋友啊。”


 


叶修看了她一眼,苏沐橙马上缩头,“我错了,那就……当送你个礼物不好吗?心疼你嘛。”


 


叶修心里想:心疼我给我买个盒饭啊,妹妹。我要开长途车,一路没东西吃呢,但是他还是没吐槽出来,毕竟苏沐橙工作也挺辛苦,“这比安排我相亲还糟啊。”叶修最终吐出了这么一句,黯然扶额。


 


“那要不,安排你周末来个相亲?”苏沐橙顺坡下驴。


 


“下车吧,乖。”叶修用一种压住所有无奈的口吻轻轻地说。


 


苏沐橙笑起来,“那我走了,路上小心。”


 


“嗯。”


 


苏沐橙下车时问了他一句,“这次开几天啊?”


 


“5天左右。”


 


“好。”苏沐橙点点头,顺手按开了GPS开关,“哈罗,黄少天,叶修这次行程是5天,请你安排。”


 


“好滴,没有问题,我三分钟全部安排搞定,包我身上,一次性的,妥妥的。”GPS的声音听起来愉悦而阳光,充满了一种聊起来吧的煽动感。


 


“哥,一路平安,别关GPS啊,就当是我陪着你了。”苏沐橙说。


 


叶修吁了口气,算了,何必和妹妹争呢,看了看前方,阳光不错,适合上路。


 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“前方5公里后准备右转,右转后就有加油站了,同学,你这车开到那儿得加个油,加油站不错,还有休息站和卫生间,需不需要在那儿补充下啊,如果你决定在那里补充,那我就重新调整下行程……”


 


“为什么重新调整行程?”叶修问,问完了他就虎躯一震,居然还真和GPS聊天了。


 


“因为我给你安排的是在下下个出口休息站休息,如果换到这个休息站,整个时间都要重排。”


 


“那就还是在下下个出口休息站休息吧。”叶修平静地说。


 


“可是这个休息站挺有特色的,有漂亮美眉加油。”


 


“你喜欢漂亮美眉?”


 


“你不喜欢吗?”


 


“还行吧。”


 


“哎!主人,你是不是基佬啊?”


 


妈呀,改口还挺快,怎么就主人了?叶修觉得人性仿真GPS也透着一种任人唯亲的不靠谱感,他开了大概3个小时,这个GPS已经自我凌乱的改了5次行程了,每到一个路口,他都跟叶修建议着修改行程,叶修一开始没搭理他,他就自说自话地讲着修改行程的好处和坏处,人文风景、车祸琐事都讲了个遍。


 


叶修心想:这哪儿整的人工智能啊,赛过一般话痨,而且给司机这么大的信息量真的好吗?但因为苏沐橙希望他别关,他也就一路听着了,反正听GPS瞎BB总比听那些没意义的广播好,况且这个GPS还具有对话功能。


 


秉承着跟GPS聊天太可悲的想法,叶修一直没说话,但大概是听了三个小时,头脑逐渐接受了这个设定,加上这厮话太密了,他一个没绷住还真问出了问题,于是没两句话就拐到了基佬上是怎么回事。


 


“主人,问你呢,是基佬吗?”


 


叶修说:“不是。”


 


“不要不好意思承认嘛。”GPS说,“现在医学昌明……”


 


“这跟医学昌明没关系吧。”


 


“哦,现在时代开放。”GPS迅速纠正,“哈哈,我刚出厂,好像很多词汇配置不到位,多体谅多见谅呀,我不嫌弃你是基佬,你也别嫌弃我。”


 


叶修直视前方,没忍住,把油门踩了下去。


 


“哎!主人,你超速了!这段公路限速120,因为是事故多发区,不要变线,也不要超速,现在轻轻抬起你的右脚,把速度降下来,不要激动,不要冲动,人生很美好的,要想着你的家人,你懂的,不要为了一时的冲动而毁掉大好年华,司机一滴酒,家人十行泪啊。”


 


“我没喝酒。”


 


“嗯,你想喝酒吗?而且,你超速了。”


 


“这段也没说限速啊。”叶修开这条路已经好几年了,限速你妹,根本没限速好吗?


 


“是呀,不过我觉得你开太快了,你好像有点烦躁。”


 


叶修看了GPS一眼,“哎。”


 


“您吩咐,主人。”


 


“你能安静会儿吗?”


 


“这是什么要求?”GPS不解,“我的工作就是陪您聊天啊。”


 


“没事儿,我不闷,你安静会儿吧。”叶修想了想,“你应该有这功能吧?”


 


“有哒有哒。”活泼的GPS马上反应,“您需要我安静多久啊,设定下吧,1分钟,5分钟,10分钟,可不要太久哟。”


 


叶修把“5天”默默咽了回去,他觉得对科技还是要有所尊重,多少让GPS说说话呗,他想了想说:“那就半小时吧。”


 


“哦……”听起来GPS还有点悻悻,大概是觉得时间有点长,发出了有点不开心的哦,“在我安静之前,先给你出个谜语吧。”


 


“不用了吧。”


 


“多动脑子不会患上老年痴呆,猜猜吧,5分钟肯定能猜到。”GPS说,“一个圆圆的东西,远远的跟着你,有时你知道它在,有时又不知道它在哪儿。猜吧,猜到了告诉我!”


 


………………叶修无语。


 


GPS如约地安静了。


 


其实开车是件很容易产生时间错觉的事情,尤其是在如此长的高速路上奔驰,像是开在一条无边无涯的时间线上,每分每秒被甩在脑后,生活却毫无变化。


 


夕阳在公路的前方,像被碾压和击碎了一样,比停下来的时候更快的消失了。天色渐暗,一天就这样过去了。


 


叶修有时候也觉得生活有些麻木,他做运输员好几年了,最擅长跑的就是长途,路远艰难无聊又闷,但他不是个怕闷的人,有时候不需要对话的生活是恰到好处的。


 


苏沐橙比较担心他,大概觉得他与世隔绝吧,不与人沟通,可是弄个会聊天的GPS这不是雪上加霜吗?一个三十好几还在做运输员的LOSER,和一个人工智能GPS聊天,生活并没有变得更好,而是更可笑了好吗?


 


算了,反正叶修也不是很在乎,开同样的路太久了,他忘记了了本来的许多野望。


 


二、


“哈罗!!又见面了!!”叶修沉浸在习惯性的安静中,猛地被吓了一跳。


 


GPS说:“猜出答案了没?!!”


 


差点忘了这倒霉GPS,叶修叹了口气,“什么?”


 


“刚才问你的谜语呀。”


 


天,这个GPS的人工智能还挺到位,居然还能记得谜语,记得沉默时间,有点意思,科技昌明,的确是改变生活,叶修想。


 


“没猜出来。”他说。


 


“智商不高啊,主人。”


 


“呵。”叶修发出了个意味不明的声音,这让GPS很费解,他通过人类讯息辨认和发表反应,呵是啥,他一时没了反应,但也就沉默了三秒,GPS就自顾自地说:“好啦,还是告诉你答案吧!”


 


“我并没有很想知道啊。”叶修堵了回去。


 


GPS很沮丧:“你这个人脾气很怪哎。”


 


叶修没说话。


 


车里又略微安静了几秒,GPS循循善诱:“你真的不想知道吗?你对生活的好奇心呢,老叶!”


 


老叶?好久没有人这么叫他了,他不老,但熟识的人会这么叫他,好像这么叫了就显得彼此很熟悉,也不知是为什么。


 


“而且这个谜语多简单,你居然猜不出来,也没有求知欲,一路这么闷,猜猜谜语你可以不睡觉呀,你说你好歹也……”


 


“那我猜一下吧。”叶修换了个档位,把速度逐渐降下来,毕竟天色黑了。


 


“耶!”


 


“谜题是啥来着?”


 


“……什么猪脑子啊,连谜题都记不住,再问一遍哈:一个圆圆的东西,远远的跟着你,有时你知道它在,有时又不知道它在哪儿。”


 


叶修想了想:“鸡蛋。”


 


“鸡蛋你妹!!”GPS愤怒了,“鸡蛋能跟着你吗?!!!”


 


“也是,鸡蛋也不是圆的。”叶修笑了笑,不知为何,他觉得他的GPS翻了白眼,他又继续猜:“土豆吧。”


 


“土什么大头豆啊!!”GPS说,“土豆也不是圆的啊。”


 


“土豆有时候是圆的啊。”叶修说。


 


“你能不考虑那种特殊情况吗?!!”GPS听起来有点气急败坏,怒其不争,有点好玩,叶修牵扯嘴角笑了笑。


 


“蛋糕。”叶修说。


 


“不是呀!蛋糕也不总是圆的呀,你这个人,真的,我再给你点提示吧,这个东西……”


 


“饼干。”叶修自顾自地说。


 


“错!”GPS声音听起来有点尖锐了,“咱能往靠谱点的方向猜吗?能带着智商来完成猜谜吗?老叶,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,开车开得太久果然人会变傻呢。”


 


“你怎么知道我开车太久了?”


 


“我们上工前,都会设置司机的资料呀,我现在可谓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GPS了。”


 


“哦?这么棒?”叶修吹捧了一句。


 


“那必须。”


 


“你说说看,对我有多了解。”


 


GPS好像智商也不是很高,被轻而易举带离了谜语的话题,他兴致勃勃地开始八卦叶修,“叶修,男,曾用名:叶秋。32岁,18岁成为职业赛车手,这十余年曾是最好的赛车手之一,叱咤赛车场五六七八年……”


 


“到底是几年啊?”叶修忍不住地想逗它,科技真是神奇。


 


“总之你是三年前退役的。”GPS好像还想了下,“那大概就是八九十年喽,不过你说你前几年应该也不算叱咤风云吧,咦?你第一次参加比赛就是总冠军哎,好吧,你是个牛人。”


 


叶修看着前方的路,天色已经暗了下去,公路上路灯星星点点的亮起来,像是光亮铺开了这条路,很久没提起过去的赛车生活了,当年刚入行的时候,一度以为赛车手是一生一世的职业,后来想想,世上没什么大事儿用的着一生一世这种词。


 


“你为什么退役呢?”GPS自问自答,“因为跟俱乐部关系不佳,无法融入集体赛,被俱乐部解约,之后被告涉嫌违规改装赛车,被停止比赛资格3年,基本上没有人认为你还能回到赛车场了。你说你还能回去吗?”


 


“哦。”叶修说。


 


“哦是什么?”


 


“随便哦一下。”叶修说。


 


气氛有点尴尬,而GPS似乎还能敏感的意识到,它咳嗽了两声,咳嗽的声效明显是从一些声效素材里截出来的,非常深沉,跟它平时的配音不太一样,这个GPS的声音异常轻快和少年气,一般GPS的人工智能设计时都会考虑司机在长途中的烦躁和疲态,使用的声音都很清亮和提神。


 


GPS说:“好啦好啦,好汉不提当年勇,不聊这个了吧。”


 


“GPS厂家设置时候会把司机的隐私录入吗?”说着不聊,叶修却又提出了个问题。


 


“隐私?”GPS似乎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,它稍微反应了片刻,大概是在查录库存,继而说:“你的赛车生涯完全不是隐私好吧?只要收录这些年的新闻就可以知道了呀。”


 


叶修心想:我做赛车手这些年从来不接受任何采访,也不出席任何公开场合,怎么就凭借收录新闻给我做个人资料呢。想到这里,他在心里默默讪笑了两声,有点无奈,说是低调,但其实一举一动也都在大众眼皮底下,又或者说,自己觉得这10年好像发生了很多事,但仔细想想,也的确像GPS一样,三两句话就讲完了。是啊,一个貌似天才,如今过气的赛车手,就这么简单。


 


“哎哎,我们聊点别的吧。”GPS好心好意地说,“你带没带吃的呀?”


 


“怎么?你饿了吗?”


 


“有点哎。”


 


叶修无语了,“你不是GPS吗?为什么要饿。”


 


“你看不起GPS吗?我们是人工智能呀,人工智能要像人一样喜怒哀乐和吃喝拉撒睡。”GPS理直气壮地说。


 


“那你想吃啥?”


 


“披萨!”


 


“只有榨菜,吃吗?”叶修右手摸了下副驾前抽屉。


 


“滚滚滚!你放在车里的榨菜已经一个多月了吧,是人吃的吗?”


 


“人工智能可以吃啊。”


 


“你妹啊叶修!哎,算了算了,我们停车去最近的旅店吃饭休息吧。”GPS说。


 


叶修笑了一声,他瞥见了人工智能GPS的屏幕上真的亮起了,“饿了,求吃饭!累了,去加油站!困了,去睡觉!的几个提示。”


 


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连续驾车5个小时以上了,按照计划也应该去附近的旅店休息了,人工智能还真的蛮有趣的,像人一样的提醒着他的生物钟。


 


于是他按了一下“饿了,求吃饭!”的按钮。


 


GPS的屏幕上立刻闪现了一堆“附近美食”,当然没有披萨,都是公路边的小饭馆,甚少有评分的。


 


叶修又按了下“累了,去加油站!”的按钮。


 


GPS说:“主人,附近没有加油站,刚才提醒过你了,要在休息站点加油,而且你的油还够用,不要乱按功能选项。”


 


叶修汗,他又按了一下“困了,去睡觉!!”


 


GPS高喊:“还早啊,你不要现在就关闭我睡觉啊,再聊两块五毛钱的,再聊两块五毛钱嘛!!”


 


原来这个按钮是关闭GPS啊,叶修简直想问问设计者到底几岁了,好在他也已经开进了最近的一家熟悉的旅社,伴随着“再聊会儿”的请求中,GPS慢慢自动关闭了,叶修也就顺理停车入位成功。


 


停车完毕后,才意识到脑袋被吵得嗡嗡作响,和人聊天果然是世界上最耗费体力的事情,真的不懂苏沐橙买了这个GPS给他,真的不怕他出车祸吗?


 


叶修吁了口气,他没忍住,凑过去看了下安装在方向盘右侧的人工智能GPS,完全关闭后,就像普通的机器仪表盘一样,黯然的呆着,不亮不响,没有半分人气。可是回想今天这长途车程,这个GPS的声音还余韵绕梁,像个刚刚认识的朋友,叽叽咕咕,话又密又多。


 


叶修对自己这个莫名的呆滞打了个寒颤,迅速的下车了。


 


每一次开这条路,都会在这个旅社下榻,甚至连房间都是差不多的,时间也刚刚好,他要了一包面、一包榨菜和一个香肠,坐在旅社外的小桌子上慢慢吃着晚饭,现在是春夏交际之处,最舒服的天气,晚风吹来吹去,像荡在心底的秋千。


 


他呼噜呼噜的吃着泡面,看着旅社外的交错纵横的车、远远的路灯和远方无边无涯的天与路,光影孤单的夜晚,发动机和车轮驶过的声音轮番碾压,但却有着很安静的错觉。


 


很年轻的时候,他和老友苏沐秋刚刚学会开车没多久,会带着年纪不大的苏沐橙,从这条公路穿过去,那会儿还乐而不疲的开着夜路,晚上两个人交替开车,从不停下来睡觉和休息,天空有时是蓝色有时是紫色,有时候甚至是白色的。


 


两个人都想成为赛车手,攒够一点钱就去做零件改装,一辆车被改了七八回,没有GPS提醒超速问题,当然也没有人怕死。他踩离合的速度总会快过苏沐秋,提速也比他快,开这段路用时总能赢过苏沐秋。


 


“妈蛋啊!”苏沐秋经常莫名愤怒。


 


“那这会儿我开慢点。”等到苏沐橙睡着了,叶修会放慢车速,像用下坡的动力自然的穿过蓝紫色的和白色的天空。


 


那天他记得苏沐秋把手伸出车窗,像要抓住窗外的风和光,两个人不明所以的觉得生活那么自在,那么有依有靠。


 


叶修吃完了方便面,他看着这条熟悉的路和光,低头讪笑了下。


 


他扔掉垃圾,准备回房,却又想到了什么的,回到自己的车旁,开门坐了进去,发动了车打开了GPS。


 


“哈罗哈罗!!主人!!新的旅程开始了吗?我觉得……”


 


“还没开始。”叶修说。


 


“啊,是哟,从现在时间来看接近午夜,老叶,建议你别开夜路呀,我为你制定的行程完全可以5天抵达目的地,何苦开夜路那么拼呢,你看你都一把年纪了……”


 


“是月亮。”


 


“啥?”


 


“我说你的谜题,是月亮。”


 


一个圆圆的东西,远远的跟着你,有时你知道它在,有时又不知道它在哪儿。


 


“我擦,吃了点东西,果然智商提高了老叶。答对了就是月亮!!”GPS听起来还挺替他高兴,有双手他就要鼓掌了。


 


叶修坐在车里,前车窗能看到一轮很圆很亮的月亮,笼罩下来的是白色的光,恍惚中仿佛把黑色的天染成了白色,像年轻时的光景。


 


GPS开始叽叽咕咕的解释为什么这个谜语答案是月亮,因为月亮就远远跟着你呀,晚上你知道它在,但白天你就不知道它哪儿去了,它就是圆圆的哟,有时候虽然不是圆的,但实际就是圆的呀,月亮很亮吧,顺着公路开感觉能开到月亮里呢。


 


GPS停不下来的话,让叶修萌生了一点点愉悦的疲倦感。


 


过了好一会儿,他忽然打断了GPS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 


“呀?”


 


“你出厂时候应该设置过名字吧。”叶修问。


 


“啊!终于等到你问了!”GPS说,“告诉你,我叫黄少天,狮子座!”


 

评论
热度 ( 399 )

© Echoes | Powered by LOFTER